— 虛夜幻抄 —

關於部落格
  • 1032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西索生日賀文-【夕日】-上





西索生日賀文-【夕日】-上



〝庫洛洛會記得開燈嗎?〞
 
微弱的日光自浴室中僅有的ㄧ扇小窗灑下,小麥般金黃的光芒中滲入了ㄧ抹殷紅,閃爍於純白磁磚上恍若水中悠游的紅色金魚。
 
ㄧ閃而逝的意念令自己莞爾,邪魅的丹鳳眼微微瞇起,少了些銳利;多了些柔和———
 
但那同樣不過是瞬間的表情變化,下ㄧ刻又恢復成平時戲謔的眼神。
 
水聲倏地止住,殘餘的水分沿著髮絲凝結成珠,落下。
走出浴室門口,最先映入眼簾的是透著詭譎血色的落日,百看不厭的景象。
 
突然起,瑪奇曾不經意和他提過,以前團員還一起待在流星街時,庫洛洛總是喜歡獨自ㄧ人坐在棄物山上,半句話也不說———
 
就只是,靜靜地看著。
 
 
 
「庫洛洛,你看你看~夕陽很漂亮對不對?」

「嗯……」

「庫洛洛,你在想些什麼?」

「西索,今天———
 
 
 
 
 
呵……沒想到自己竟會想起從前。
反正,都已經是過去了。
 
 
「庫洛洛,傍晚看書要開燈才行吶~」露出慣有的淺淺弧度,宛如歌唱般的語調聽不出任何情緒。
 
「沒那個必要。」黑髮男人坐在床沿,修長手指翻動書頁發出細微聲響,黑眸隨著書裡的字句移動著,臉上的神情煞是認真。
 
西索一手用毛巾擦拭頭髮,一手按下開關,原本昏暗的房間驀然被人工光線所充斥。
緩步走到庫洛洛身邊,坐下。
 

「這樣不行喔,很傷眼睛呢~」
 

「反正你會幫我開。」
 

聽到這句話,嘴角的笑更加張狂,銀灰眼眸不時閃爍著淡淡金光,明明只是ㄧ句很普通的話,西索卻高興的像得到糖果的孩子。
 
庫洛洛倒也見怪不怪,魔術師平時就是這副德性。
記得以前因為好奇而開口問他———
 
 
 
『嗯?因為這代表你信任我啊~』
 
 
 
那時的自己並不相信那是他的真心話,反而覺得魔術師的腦袋肯定出了問題。
因為那不像他會說的話,至少他所認知的『魔術師西索』不會。
 
後來再次問他相同的問題,不是露出平時的笑容不答,要不就是說些噁心的肉麻話敷衍過去……
看來那次也只是他的一時興起。
 
「西索,我書還沒看完。」帶著薄繭的指腹趁自己分神時悄悄地滑過胸膛,心中某處似乎漾起一波若有似無的漣漪,但那異樣的感覺立刻被自己壓抑下去。
 
「意思是書看完就可以了嗎?」唇上的月牙有些孩子氣,一手抽掉懷中之人的書本,順勢把他壓往床的方向。
 
兩人呈現一上一下的姿勢,而且其中一人可以說是全裸。
 

「我能說不行嗎?」
 

「呵呵~不‧可‧以。」用手指輕輕托起比一般男人還要精巧的下巴,伸出紅舌,有一下沒一下地舔吻著蒼白唇瓣,另一手也沒閒著,刻意弄亂整齊的黑髮,使之散在純白床鋪上,接著便繼續往下游走。
 

扯出一個無奈的微笑,黑夜似的雙眸中隱著淡淡光芒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—待續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