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 虛夜幻抄 —

關於部落格
  • 1032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卡卡祭文-【逝雪】





【逝雪】


天空,是一片灰茫。
透明水滴佔據在空氣粒子之間,冷冽如針般狠狠刺著裸露在外的肌膚。
 
 
 
 

不知道會不會下雪。
 
 

「鼬君~怎連你也上來了?這麼想我?」維持仰躺在屋頂上的姿勢,雙眸笑得如月牙一般。
 
男子的髮如夜雪般透著淡銀,一眼黑夜一眼紅焰,冷俊臉龐難得地沒被面罩遮掩。
 
「卡卡西桑,有任務。」彷彿一尊製工精細的陶瓷娃娃,不見任何表情起伏。
 
「唉……鼬君真的很不解風情呢~」凜眉微蹙,噘起唇,像是三歲小孩般透出些許稚氣。
 
「忍者不需要懂那些。」嘴裡如此淡道,卻又從容往卡卡西身旁一躺,理所當然似的。
 
身邊傳來一陣陣輕笑。
黑眸直挺挺地盯著天,無須多看,可想見銀髮男子嘴上那彎勾人心弦的弧度。
 
「會下雪?」心中早認定這男人是為了賞雪才大費周章地爬上屋頂。
 
不知為何,他很喜歡這類虛幻的事物,不管是雪抑或是花,天上的月及不見形體的風……
盡是如過眼雲煙般的東西。     
 
他本不怎麼喜歡這種脆弱,但因這男人曾經說過的一句話,觀點逐漸在改變,世界似乎有趣了點。
 
 


『你不覺得——正因為會消失,這一切才顯得美麗嗎?
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且……』
 
 
 

「這個嘛……我也不確定。」
 
鼬不再回應,寂靜正在蔓延,隨著冰冷的水氣沁入肌膚,這種氣氛常有的,因為實際上兩人都是不怎麼多話的人。   
 
卡卡西再怎麼多話也僅因於他想鬧自己,其餘的時候卡卡西講話都只挑重點講。別人說他簡潔有力,那是因為他們都不了解,他只是懶得說一大串廢話而已,跟自己一樣。
 
稍稍縮著身子,開始有些發冷了。

驀然,被身旁的人輕輕拉入懷,落進最熟悉的溫度裡,一股柔和的氣息逐漸充斥於鼻間,令人感到無比的安心。
 
「鼬抱起來好溫暖……我剛好覺得很冷呢,請鼬暫時充當我的抱枕吧~」聽到這話,嘴角不禁泛起一個淺淺的笑意。
 
「卡卡西……如果沒有下雪的話?」
 
「呵呵,還能怎麼辦?不過就表示我沒這個緣欣賞今年的初雪罷了。」下巴扺在鼬的頭頂上輕輕摩蹭著,修長手指捲弄著墨黑髮絲,臉上掛著無謂的笑容。
 
「不覺得可惜?」
 
「嗯……那鼬覺得可惜嗎?」
 
「完全不會,我只希望你趕快去執行任務。」語音剛落,便聽見頭頂上傳來幾聲苦笑。
 
「反正……殺人跟下雪我覺得頗像的,只不過,一個是自然景象;一個是人為造成。」
 
鼬不語,惟獨靜靜聆聽,低沉嗓音震著自己的耳膜,回盪於深深的、深深的,靈魂與內心。
 
「同是讓某樣事物瞬間消失在這世上———這是我為殺人這項罪孽所找的藉口。」
 
失去血色的薄唇一直、一直隱著淡淡笑意,跟著他笑———  
不知是不是同樣苦澀的笑容?
 
 
 
『而且,這才能時時刻刻提醒我……死亡的存在與價值』
 
 
 
雪,無聲無息地飄落
 
              


END


僅以這篇拙作抒發對卡卡的遺憾

對於卡卡的死,緋並不比自來也死時那般悲傷
這種感覺很複雜,有些失落,有些感傷,更多的是覺得有些不甘

岸本大神對卡卡的死處理的比任何人都還要簡單
僅僅一個無聲的畫面,卡卡的頭垂下,身體被埋在瓦礫堆裡,一動也不動

頂多只是加上卡卡跟他父親佐久茂見面的畫面
為何這樣簡單帶過,岸本大神或許會在後面給個交代,或許不會

但緋自己給自己這麼一個解釋:這樣的死亡,或許反而是最適合像他這樣的男子



一生起起伏伏,經歷滄桑,在戰場上出生入死為村子奉獻一切的浴血英雄
死後,也不過就是個凡人,不是拷貝忍者,只是旗木卡卡西
雖然是簡單帶過,卻十足令緋印象深刻了

在那裡的,消逝的,就是旗木卡卡西

" meta-author=""> 分享至facebook

僅以這篇拙作抒發對卡卡的遺憾

對於卡卡的死,緋並不比自來也死時那般悲傷
這種感覺很複雜,有些失落,有些感傷,更多的是覺得有些不甘

岸本大神對卡卡的死處理的比任何人都還要簡單
僅僅一個無聲的畫面,卡卡的頭垂下,身體被埋在瓦礫堆裡,一動也不動

頂多只是加上卡卡跟他父親佐久茂見面的畫面
為何這樣簡單帶過,岸本大神或許會在後面給個交代,或許不會

但緋自己給自己這麼一個解釋:這樣的死亡,或許反而是最適合像他這樣的男子



一生起起伏伏,經歷滄桑,在戰場上出生入死為村子奉獻一切的浴血英雄
死後,也不過就是個凡人,不是拷貝忍者,只是旗木卡卡西
雖然是簡單帶過,卻十足令緋印象深刻了

在那裡的,消逝的,就是旗木卡卡西

" meta-author=""> 分享至facebook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