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 虛夜幻抄 —

關於部落格
  • 1032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這就是傳說中的"下戲後"!? 】提前聖誕賀\ ( >口< )/



傳說中的〝下戲後〞崩文(劃)
 
「卡、卡!酷拉皮卡你到底在搞什麼鬼呀!?你這場戲已經NG十遍了耶?揍個人有那麼難是不是?要不要我示範呀!啊啊?」
 
「導演您冷靜點呀!人家小酷是靠臉吃飯的,要是受了傷,您會被那群粉絲蓋布袋的!」一群工作人員衝上前去拉住氣得滿臉通紅、青筋滿佈的導演,就怕到時候他們親愛的導演大人做出傻事。
 
「對不起導演……我真的很想達到您對我的要求,但是要我打庫洛洛……我真的下不了手啦——」泛著淚的眼眸加上無辜的神情,眾女性工作人員K.O。
 
這裡是動畫<獵人>的拍攝地—2號攝影棚,今天預計拍攝的場面為〝友克鑫篇〞—酷拉皮卡在車內狠揍庫洛洛的戲。
 
眾演員對於眼前的混亂場面早已習以為常,今天導演的心情似乎比較好———
 
竟然沒翻桌子。
 
「導演,我想酷拉皮卡可能是太緊張了才會如此失常。」站在酷拉皮卡身後的黑髮男子開口了,男子優雅地把身上纏著的鎖鏈撥掉,整理了一下亂掉的頭髮,唇邊微泛起一個柔和的笑容。
 
「庫洛洛,你就是對他太好了,新人就是要吃點苦才行呀!」

導演皺了皺眉頭,一臉無奈地說道。
 
這句話經過眾人翻譯過後則是:〝巴他幾個巴掌、踢他幾腳、揍他幾拳外加一個肘擊,效果應該不錯。〞
 
「導演先生,酷拉皮卡不是故意的,我昨天還看到他很認真地在揣摩動作呢!」小傑忍不住幫自己的好友說話了,而另外兩隻也跟進砲轟……幫酷拉說話。
 
「導演,如果你想揍他的話就得先過我這關!」
 
雷歐力衝上前去把酷拉皮卡護在身後,『喔喔,老公終於出來救老婆了』之類的聲音開始自四處響起,害得現場男性不禁一陣發毛。
 
〝攝影棚等於腐女聚集地〞這句話不是說假的。
 
「大叔,你就別計較了,小心長皺紋。」奇犽小貓夠厲害,導演現在不想揍酷拉了,而是他。
 
「導演,我們家團長都這樣說了,你就饒過他吧。」信長搔著頭,一臉『別和小孩計較行不行』的表情。

「幹麻在意這種小事,下次演好不就得了?」窩金不怎麼在意地挖著耳朵,就他的思維而言,演戲不過就是在攝影機前面把台詞唸出來;動作演出來;表情做出來罷了,他不會想那麼多有的沒的。
 
不意外窩金幫酷拉說話,雖然他跟信長在戲中跟酷拉皮卡是敵人,但戲外三人的感情可是好到一塊在片場打鬧(如果到處破壞設備也算在內的話),導演常常氣得在後頭追著跑。
 
其他人看不過去,也跟著幫酷拉皮卡說話。
 
「你、你們!很好你們每次都把人家當壞人!為什麼每次酷拉皮卡犯錯都是我挨罵?」導演從椅子上猛然起身,一旁小桌上的咖啡因此被弄翻,熱液留了滿地。
 
快步走到攝影棚的門口,回過頭喊道:

「可惡我今天不發耶誕獎金了啦!你們去找別人拍算了!」
 


『砰』
 


這一聲巨響敲醒了所有人的神智,大家最先想到的不是去跟導演道歉,而是把他抓回來海扁一頓。
 

聖誕節還騙我們來賣命!!?
 

「呵呵~看我的吧
」西索用手指梳理著髮絲,性感的薄唇勾起了一個邪魅的弧度,他從容不迫地走到庫洛洛和酷拉旁邊。
 
「伸縮自在的愛♠」只見修長指尖一勾,某樣物體便從門外被拉了進來。
 
去你的西索!你這傢伙是何時把氣黏在我身上的!?導演氣急敗壞地破口大罵,雖然他死命地想掙脫〝伸縮自在的愛〞,不過大家都明白他是白費力氣。
 
「西索,把他交給我。」此時飛坦自人群中站出,導演的臉頓時綠了一半。
 
「好呀」西索笑咪咪地把導演『遞』給飛坦。
 
「飛坦,記得別弄死他,後面還有很長一段戲要他導呢。」

俠客好心提醒著飛坦,臉上的笑容明顯寫著:等到拍完就可以殺掉了(笑)
 
「就是呀飛坦!因為我也要揍個幾拳才甘心!」芬克斯故意在導演面前握拳擊掌,風壓掃過臉龐令導演哀嚎了一聲。
 
「喂你們沒有人要救我嗎———媽的全逃光了!」導演死命向一旁的工作人員們求救,這才發現現場除了演員以外,眾人早已逃命去了。
 
唉,小小的工作人員哪耐的了這群怪物呀?
 
「可惡酷拉你是故意的吧?看你的表情邪惡的像什麼似的!」就在導演要被飛坦帶進隔壁的小房間時,就在他絕望至極時———他看見了,酷拉笑得一臉燦爛。
 
「導演你怎麼可以亂說話,酷拉皮卡看起來明明就很自責!」雷歐力有點火了,酷拉皮卡怎麼可能會露出邪惡的表情?
 
「大叔,明明就是你不對在先,你就認了吧。」奇犽擺擺手,雖然他看來一臉不在乎,卻可發現那對桃花眼隱著某著情緒,孩童特有的紅潤唇瓣微微噘起,那模樣令人想起了心存警戒的貓。
 
「飛坦,十分鐘夠嗎?」庫洛洛臉上的笑容依舊,但不知為何那笑容看起來卻十分令人發毛。
 
庫洛洛大人,拜託你不要用騙女人的(刪)娃娃臉散發濃厚的殺氣好嗎?
 
「開玩笑,三分鐘就夠了。」飛坦冷笑著,緩緩地把導演拖進房裡。
 
「你們這群沒心肝的混帳!明天你們就完蛋了~~~~~~~~~」
 



可憐的導演太太(誤),讓我們為你哀悼三秒。
 



「……」在一團混亂之中,小傑默默站在一旁,眉頭緊鎖,似乎在煩惱些什麼。
 
〝我第一次看到酷拉皮卡的表情變那麼快……〞
 
「小傑。」
 
「咿咿——!?」小傑一回過頭就看見酷拉站在自己身後,臉上的笑容燦爛到有些可怕。
 
「你會保守秘密的,對吧?
 
我.了.解.了。」語畢,小傑三步併作兩步從酷拉身邊逃開。
 
酷拉,你的臉上可是寫著:敢說出口就宰了你
小傑敢不聽嗎?

「哎呀~小果實被你嚇跑了呢
」西索手指一晃,變出一張紅心十掩住唇,眼神盡是戲謔之意。
 
「少囉唆,這可是你要求的耶。」酷拉白了西索一眼,語氣有些不滿。
 
「呵呵~反正這對你我都有好處呀♣難得的聖誕節當然要跟情人度過嘛」西索沒有生氣,反而笑得更花枝亂顫,對他來說酷拉的表情可是彆扭得可愛呢。
 
「不跟你聊了,我要去找雷歐力。」
 
酷拉馬上轉身離去,但西索可沒看漏他臉上的紅暈。
 
「西索,你還站在這裡幹什麼?快去卸妝。」庫洛洛把手插在口袋裡,剛剛的殺氣已消失無蹤,現在的他就真的完全像個人畜無害的鄰家男孩。
 
「好好好~你要等我唷
 
 
 
就這樣,因為兩人不為人知的努力(?)
大家放了一天假,好享受這個一年一度、難得的聖誕節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—END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